站群系统
  • 陕西省天然气股份
  • 陕西城市燃气
  • 渭南天然气
气价市场化改革再迈关键一步
时间:2018-06-04 15:30:00  浏览:0次  来源: 中国能源报  作者:科技处
恢复窄屏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方案,决定自6月10日起,将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实现居民与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水平相衔接&。

  根据上述方案,今后居民用气具体门站价格将实现由市场主导的弹性机制管理,即由供需双方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

  “这是我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承前启后的关键一步,标志着我国天然气在门站价层面完全形成了以市场为主导的价格机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景春梅说&。

  居民气价市场化启程

  近年来,我国天然气价格改革一直主要集中于非居民用气,居民用气价格改革相对滞后&。相关材料显示,自2010年以来,由中石油、中石化通过陆上管道供应的25个通气省份(西藏尚未通管道气),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一直未作调整,目前我国居民用气平均门站价格为每立方米1.4元左右,不仅低于进口气供应成本,也低于国产气供应成本&。

  “多年来,我国居民用气价格一直较大幅度低于非居民用气价格,不仅导致执行过程中供需双方对于居民气量存在争议,而且加大了保障居民用气的难度,特别是非居民用气与居民用气存在的交叉补贴,不仅不利于减轻企业负担,也不利于天然气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北京燃气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吕淼说&。

  景春梅进一步指出,居民气价改革滞后引发的一系列矛盾,使价格管理的难度与日俱增,导致天然气行业难以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也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协调发展,给居民保供带来隐患&。“居民和非居民门站之间的价差形成套利空间,扭曲了市场信号,带来资源错配&。去年冬天的气荒中,到底是上游‘限供’下游居民气量,还是下游借保民生之名高价‘转卖’居民气量从而造成居民用气供应紧张,上下游始终各执一词,莫衷一是&。为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价格改革已刻不容缓&。”她说&。

  针对居民用气价格长期明显偏低的情况,国家发改委此次给出了明确统一的上浮方案及时间表,如“最大调整幅度0.35元/方”、其余价差“一年后适时理顺”等,并公布了本次调价后全国29个省份即将执行的居民气基准门站价格&。

  根据方案,理顺后,在门站环节将不再区分居民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可以说,随着方案的实施,我国天然气在门站价格层面基本实现了由市场主导&。其中有一半以上如海气、LNG、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直供用户用气、储气设施购销气和进入交易中心公开交易的天然气价格已完全由市场形成,其余包括居民用气以及城市燃气的非居民用气气价,则按照基准门站价‘上浮20%、下浮不限’这样一个弹性机制执行,实现由市场主导&。”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人士说&。

  交叉补贴有望逐步化解

  居民用气的配气成本高于非居民用气,但价格却长期显著低于非居民用气,由此产生的“交叉补贴”现象是天然气行业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难以回避的争议焦点&。分析普遍认为,此次国家层面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后,交叉补贴将可得到有效缓解&。

  “0.35元/方的最大调整幅度会不会全部顺到终端,各地情况不尽相同,再加上交叉补贴还有历史欠帐,所以这次改革并不意味着将彻底消除交叉补贴,但会缓解很多,将有效提升上下游供气的积极性&。”景春梅说&。

  在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天然气专家刘毅军看来,实际上居民和非居民气价短期内仍难保持一致,二者门站价差的消除对交叉补贴的缓解幅度还取决于国际油价,“如果国际油价仍维持在50—60美元/桶的低位,继续同步推进居民和非居民气价改革相对容易,相当于可以进一步纠正交叉补贴&。但当国际油价过高时,不排除我国仍然会采用非居民用气价格改革优先推进的方案,届时非居民气价进一步放开,无疑就会上涨,但政府出于民生的考虑还会把控居民用气价格,如此,交叉补贴仍会恶化&。”

  “实际上,交叉补贴主要影响的还是上游利益,只要门站价涨上去了,交叉补贴就会得到缓解或遏制,对城燃而言只是短期的涨价问题&。应该说,在天然气价格市场化逐步推进的过程中,交叉补贴是有望得到逐步化解的&。”刘毅军说&。

  价格听证制度待调整

  “本次调价后,仍有16个省份居民用气比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低0.02元/立方米,13个省份低0.01元/立方米&。根据方案规定,这部分价差只能在2019年6月10日后方可上浮衔接,这也意味着衔接的完成将可能历时一年半左右&。”吕淼说&。

  我国天然气价格实行分级管理,门站价格由国家管理,门站以下销售价格由地方管理&。国家发改委指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理顺后,终端销售价格由各地综合考虑居民承受能力、燃气企业经营状况和当地财政状况等因素,自主决策具体调整幅度、调整时间等,调价前须按规定履行价格听证等相关程序&。

  然而,从以往各地对价格听证的实际执行情况看,其对终端气价顺出的滞后性影响,成为一个共性问题&。以北京市为例,对2005年天然气上游价格的上涨,直到2016年底北京才走完价格听证程序,虽然北京在2007年建立了天然气的上下游联动机制,但实际上也并没有执行&。不少业内人士疑惑,市场化之后未来终端气价的调整会很频繁,价格听证按此节奏怎能行?

  但受访专家均认为,未来随着天然气行业实现网销分离,气源价要实现随行就市,管输和配气价格由政府制定,居民价格听证需要听证的应该是机制和成本变动,而不是气源价格本身,所以,应对价格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修改、完善,以适应改革发展需要&。

  终端放开还需时日

  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改革思路,天然气的气源和终端销售价最终都应由市场形成,“这次在门站层面实现市场主导后,未来的改革就是在终端层面实现市场主导,同时建立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最终实现气源价格和终端销售价格完全放开&。”景春梅说&。

  但在上述接近国家发改委人士看来,气价在销售端的放开“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因为暂时还不具备条件”&。如就理顺交叉补贴问题,不少地方还需要理清,目前“补在哪里,补了多少仍是一笔糊涂帐”&。

  “终端价格的市场化,需要将配售分离,分离的前提就是配气成本可以单独核定&。”吕淼认为,此次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也正是为推动管输与销售“解绑”创造了有利条件&。“从政策制定角度,管网独立已箭在弦上&。”

  在此基础上,还需要建立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同时加快体制改革,“等供气主体实现多元化,形成充分竞争之后,可以择机放开终端销售价格,实现气源和销售价格放开的目标&。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政府出于民生的考虑,应该还会主导居民气价很长一段时间&。”景春梅说&。

  刘毅军则认为,随着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推进,完善居民用气价格机制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估计耗时在10年左右&。”

相关新闻
  • 电话:0086-29-86119111
  • 地址: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A1区开元路2号
  • 邮箱:sxrqjt@163.com
  • 邮编:710016
Copyright 2011 Shaanxi Gas Group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  陕ICP备11014167号 能源监管热线:12398